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临床分析

发表时间:2019/3/14   来源:《医师在线》2018年10月19期   作者:麦麦提图尔荪.麦麦提 如则麦麦提.艾合买提
[导读] 目的:分析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的致病菌结构及其耐药性。

(新疆墨玉县人民医院 重症医学科,新疆 848100)
        【摘要】 目的:分析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的致病菌结构及其耐药性。 方法:择取2017年6月~2018年6月间本院收治的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患者80例进行研究,行痰细菌培养、药物敏感性检测,并分析检测结果。结果:80例患者痰标本共分离出162株菌株,其中G+菌41株(25.31%)、G-菌113株(69.75%)、真菌8株(4.94%)。所分离出的菌株对临床常用抗菌药物有不同程度耐药情况。 结论: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病原菌主要为G-菌,且临床耐药率较高,需根据致病菌结构及其耐药情况合理使用抗生素。
        【关键词】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并发肺部感染;致病菌结构;耐药性
        [ 中图分类号 ]R2    [ 文献标号 ]A    [ 文章编号 ]2095-7165(2018)19-0036-02
       
       
作为重症监护病房抢救手段之一,气管切开能及时、有效解决通气问题,但易增加肺部感染概率[1]。为科学、合理指导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抗生素的使用,本文选取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患者80例行临床分析,研究其致病菌结构及其耐药情况,具体内容如下:
        1.一般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
        择取2017年6月~2018年6月间本院收治的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患者80例进行研究。所选取患者均符合院内肺部感染诊断标准,男性患者47例,女性患者33例,最低年龄为7岁,最高年龄为87岁,年龄均值为(54.23±2.36)岁。基础疾病为脑血管意外、重型颅脑损伤、重症肺炎、慢阻肺、高位脊髓损伤、格林-巴利综合征、有机磷农药中毒患者例数分别为27、23、9、8、7、4、2。合并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压患者例数分别为12、15、27。
        1.2 临床表现及辅助检查
        临床表现:所选取80例患者均出现呼吸道分泌物增多情况,且56例(70%)患者出现发热,42例(52.50%)患者出现黄脓痰、31例(38.75%)患者出现绿痰。
        辅助检查:经胸片、CT检查显示为片状高密度阴影的患者57例(71.25%);白细胞总数<4×109/L患者9例(11.25%),>10×109/L患者65例(81.25%);中性粒细胞大于0.8的患者73例(91.25%)。


期刊文章分类查询,尽在期刊图书馆

        1.3 药敏试验及病原学检查
        采用K-B纸片扩散法行药敏试验,药敏试验质控菌株为金葡菌、大肠埃希菌、铜绿假单胞菌、肺炎链球菌。
        使用一次性无菌吸痰管径患者气管切开套管内至其气管分叉下行痰标本采集,并送检。对痰标本行涂片镜检,若其白细胞高于25个/低倍视野、鳞状上皮细胞低于10个/低倍视野则视为合格痰标本。
        2.结果
        2.1病原菌构成情况
        80例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患者痰标本共分离出162株菌株,其中G+菌41株(25.31%),其中经黄色葡萄球菌18株占首位;G-菌113株(69.75%),其中铜绿假单胞菌37株占首位;真菌8株(4.94%)。
        2.2 耐药性分析
        G+菌耐药性:绝大多数G+菌对万古霉素高度敏感,且多数G+菌对阿奇霉素、青霉素、克林霉素及红霉素等药物高度耐药,高达80%以上。而肺炎链球菌、肠球菌对左氧氟沙星、环丙沙星耐药率较低,低于50%。
        G-菌耐药性:G-菌中阴沟肠杆菌、大肠杆菌及肺炎克雷伯菌对亚胺培南、美罗培南及头孢哌酮舒巴坦等药物有较高敏感性,耐药率低于10%,其次对于阿米卡星、哌拉西林他唑巴坦等药物耐药率低,在5%~23%间。
        3.讨论
        作为临床应用较为广泛的救治措施之一,气管切开用于解除呼吸机能失常、喉源性呼吸困难、系呼吸道分泌物潴留等情况所致呼吸困难,多用于重症患者中,如脑血管意外、重症肺炎、重型颅脑损伤等[2]。上述重症患者病情危重,出现不同程度咳痰无力、咳嗽反射消失、呼吸道分泌物潴留、呼吸衰竭情况,需采取气管切开救治。但气管切开后,机体气道与外界相通破坏机体呼吸道防御功能,并增加肺部感染概率[3]。
        分析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并发肺部感染病原菌构成可知,占优的为以铜绿假单胞菌为首位的G-菌,其次为以金黄色葡萄球菌为首位的G+菌。究其原因,铜绿假单胞菌于医院环境中分布较为广泛,因其胞膜会产生生物被膜使得多种抗生素不易通过,进而对多种抗菌药物有耐药性[4]。而G+菌则以金黄色葡萄球菌占优。真菌则以白色念珠菌为主要致病菌,与患者机体免疫力低下、基础疾病严重或长期采用广谱抗生素等因素相关[5]。
        综上所述,重症脑卒中气管切开术后患者易并发肺部感染,且多数致病菌为多重耐药菌,需重视细菌培养及药敏检测,并根据检测结果为患者选取合理的抗菌药物,提高疗效同时避免抗生素滥用。
        参考文献:
        [1]孔庆芳,李玲.脑卒中昏迷患者气管切开后并发肺部感染的特点[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36(22):5555-5557.
        [2]杨卿,徐巍,唐坎凯等.重症监护病房脑卒中气管切开患者肺部感染菌群分布特征及危险因素分析[J].中国医师杂志,2016,18(3):414-417.
        [3]倪军喜,方晨光,李毅等.急危重气管切开患者拔管失败的临床特点分析[J].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2017,24(6):608-612.
        [4]王郁.急性脑卒中患者合并肺部感染临床特征观察[J].中外医学研究,2017,15(35):51-52.
        [5]陈小晓,郑灿荣.经皮气管切开术降低急性脑卒中患者并发症的效果分析[J].血栓与止血学,2016,22(6):668-670.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