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

发表时间:2018/8/26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黎子安
[导读] 四年时光荏苒,岁月渐稠,一路繁花似锦相送。浅夏的风,吹拂着静谧的时光,藏着记忆的青藤爬满了围墙,这场长长的故事里包含着:欢快,疼痛,忧伤,彷徨……

四年时光荏苒,岁月渐稠,一路繁花似锦相送。浅夏的风,吹拂着静谧的时光,藏着记忆的青藤爬满了围墙,这场长长的故事里包含着:欢快,疼痛,忧伤,彷徨……,记忆里有着竹边荷的幽影,有着杨柳岸边的诗情,有着梧桐细雨下的萧瑟,还有那一去不复返的,属于我们的青春。

一夕之念,忽而今夏,一场雨把四季的回忆与念想沐暖了这一座城,雨,永远是这座城的标识,每一丝细雨里都藏着我们我们在离别时难以启齿的话语。留恋处,刚好骤雨初歇。雨微凉,素弦愁,说的是二胡的嘶哑可慰籍落叶下的萧瑟,而雨润湿了弦,停留的风景染上了时令雨,离别的车站染上了感伤的泪水。在单曲循环的歌曲里,在低调的华丽音符里,思绪与雨纷乱着,缠绕着,无知无觉的拼贴着。有过错,有过过,总会贪恋此情可待成追忆,可惜只是当时已惘然。在想你的时间里,我的心思幻化成纹,落在你的手心里,呼吸着你的温度,执手的时光如诗,时间渡口的回眸,我的思念依旧栖息在你的手心纹里。

浅夏时光,校园道路旁的香樟树的芳香还是如此旖旎,五环操场上昏黄的灯光还是如此寂凉,广场边憔悴的梧桐影还是如此素净,好想再静静地看一眼它们的形态,感受一遍这无恙岁月,重拾起属于我们的青春记忆。西窗下,风遥翠竹,曾一度喜欢在寂静的夜里,在这走了无数遍的道路上,随清风放任思绪,与明月对饮光阴,与时间唱一段不朽之歌,不问花开几许,只问浅笑安然。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终须舍,时间总是在慢慢流走,雨后泡的桂花茶由清变淡,就像是你们的身影,在远处慢慢变得朦胧。


期刊文章分类查询,尽在期刊图书馆
每当歌对酒,总不忘学校南门那色味俱佳的烧烤,冰镇的啤酒,总不忘学校前门那吃不厌的炸土豆,辣到直咂舌的泡菜。人间四月芳菲尽,不知女儿城的花海是否已盛开,不知望城坡的凉风是否还习习而来,不知五环的小游戏是否还在继续,修远楼最高层的风岁已吹远,但欢笑情如旧。

过眼年华,谁知江上酒,只不过是还恋着那姹紫嫣红的云霞,忘不了那份孤帆远影碧空尽的辽阔,舍不得那杯土家女儿酒,和那盏昏黄的灯光。无可奈何花落去,孤灯夜里寒照雨,欲黄昏,一场烟火终究载不动几度流年,一枕思念亦预知不了情深缘浅,我们终将在时间渡口望着各自远去的船帆,却不忘留下一句“直挂云帆济沧海,长风破浪会有时”的祝福。

以前,我们总觉得时间会过得很慢,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阳关间隙里追逐,在青葱岁月里快意恩仇,带着一丝青涩,带着一曲歌谣,带着一份简单。驻足处总会有一些痛过的,欢乐的,错过的风景,时常会不自觉的想起。一首老歌里,有你们那浩荡的热度,一盏夕阳中,有你们那娉婷的模样;一曲清风下,有你们那嫣然一笑。当春缓逝,而夏渐深,愿我们每一个日子都会是蜕变的经历,每一份甜或痛都会是时间煮酒的过程,每一场暮雪辰枫都会是对生活的从容。

此去经年,相逢一聚是前缘,风雨散,飘缘何处。思念的行囊里装着婉约的心情,盈满的酒樽醉了一纸流年,酒醒后,又何处。千里烟波,只想在夕阳绯红的岸畔旁,书一笔清远,演绎曾经的感动与温柔,在长亭兰州旁,煮一壶浊酒,寄心于明月,念多情自古伤离别。

浮云一别,流水十年间,愿人间的每一场相逢,都是久别重逢。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